[钢炼焰钢]如何让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_分节阅读_22

      预想中,这本来应该是一句会被迅速回答、然后迅速淹没在整段冗长无营养对话中的沧海一粟,与其它言辞并没有任何不同。爱德接触马斯坦古的时间虽然仍旧短得可怜,他也能就着这句问题站在马斯坦古地角度迅速作答,比如油滑地笑笑说是啊,或者故作矜持地抿抿嘴道那还不至于。总之在设想里,这本应该是无关紧要的小事而已。

    但此刻,面对无数种可供选择的回答里,马斯坦古却什么都没有说。他低下头默默踩了踩鞋跟,拉开门转身便消失在了公寓的楼道里,只留下他临走前耸耸肩的动作抖下了近乎不真实的无奈,他落在了爱德的玄关前的一句轻描淡写的总结。

    “不是。即使是我最喜欢的人,也不见得喜欢我。”

    这句话于是就变成了谜团的线头。这说到底也不过是个简单的问题,一个人名就可以轻易解决,真的去问他,马斯坦古也不见得真的会进行做作的遮掩。但爱德就是感到这根线头牵连着的就是关乎马斯坦古一切的开端,一旦拉起,就变得无法挽回,难以名状。想到这里,那之后几天的爱德华仿佛有了放下了些什么的理由,心中默默认定,既然是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要放弃似乎不是什么难事;但放下的同时,他感到自己又下意识地、不可控制地端起了什么、揣进了怀里,沉甸甸、热乎乎的骚动,像是身体里被多塞了一颗心。等他回过神来,居然是友谊破裂后的麟拍了拍自己的肩膀。

    “啊?”

    麟看着爱德华一脸如梦初醒,心中不由涌起对单身狗的怜爱之情。他于是大发慈悲地决定稍作提点,朝着爱德面前的笔记本电脑扬了扬下巴。

    “你已经来回至少看了两小时新闻了。”

    丢死人了。

    无处安放的除了那份迷茫,还有马斯坦古带来的红酒。那瓶开了一半、倒了半杯的酒先是搁在茶几上被彻底遗忘了好几天,等爱德在茶几上吃外卖差点碰翻时才被勉强想起来。然而少年平日工作繁忙、远没有小酌的闲情雅致,在家里翻找了半天、竟也找不到适合存放的地方,于是他索性就将之横着放在了茶几下的报纸堆旁,像是故意要跟将酒送来的人赌气一样。

    上次麟这一提醒尽管足够羞耻,爱德却从中莫名其妙地找到了一个有些难以启齿的爱好,那就是每天追踪CNN的早间新闻。在此之前,爱德对资本主义下的媒体走狗十分不屑,并自满于自己两耳不闻窗外事、社交网络只发实验报告的信息状况。然而自从认识了马斯坦古,那每天雷打不动的半小时新闻和下午的专访就忽然有了别样的意义。不管怎么说,马斯坦古的颜值爱德一向是五星好评就差亲自验货,那么一来哪怕只是看着对方的动图舔舔脸也够他暗自痴汉一会儿。更不要说知晓了本人是何等油腔滑调死皮赖脸的无耻之徒之后,看他正襟危坐、梳起刘海,神情严肃地和嘉宾们关注国家大事的样子,就变得格外具有喜剧效果。有次阿尔打电话过来时自己正关了声音在看新闻,阿尔一脸莫名其妙地问自己在看什么喜剧片、以至于笑得气都喘不上来。

    “不可描述。”爱德笑得水杯都打翻了。

    再一次遇到马斯坦古,已经是将近一周之后的事了。事情经过非常蹊跷,爱德也正在气头上。当天下午距离下班还有半小时的当会儿,爱德正在实验室里跟组里的同事热烈地争论着某个新的模型图争得面红耳赤,模型的死线迫在眉睫,在场人员的脾气都相当暴躁,场面一触即发。这样的画面早研究所也算是三天一小场、五天一大场,楼上楼下的诸位同僚们也早已见惯不惯,偏偏那时恩维这泼皮好死不死正好过来凑热闹,估计是没见识过due前烦躁暴民撕逼时不管不顾的暴力场面、感到甚是新鲜,殊不知引火烧身、惨遭殃及。当时爱德华正忙着要将傻逼同僚的思路从西伯利亚的荒地里拉回西雅图运河,手上翻着砖板厚的书手舞足蹈一边划重点、一边增强语势,谁料一个没注意往后一扇,啪地就打在了正打算凑上来犯贱的小黑。爱德目瞪口呆,看着对方的小身板应声倒地,还后仰着撞在身后的仪器上。所有人顿时将围绕着模型的爱恨纠葛抛之脑后,纷纷心急火燎地冲上前去,忧虑地查看着仪器有没有被撞坏,徒留小黑哭丧着脸捂住后脑勺,自知倒了天大的霉。

    “不管不管,我要告你们故意伤害!你们一个个高知,行为怎么都那么暴力!”

    爱德从不吃威胁这套的;相反,他一向是遇弱则弱、遇强则强、遇贱人便忍不住做得比对方更贱,以至于他差不多有半个小时都在试图无视对方鬼哭狼嚎的申诉声,最终不幸引来楼上的伊兹密。这下不得了,尽管伊兹密看恩维也不爽许久,但考虑到对方是事儿逼,于是为了息事宁人果断选择了牺牲肇事者爱德华来当替罪羊。结果就是,下午六点,爱德下了班,没能回家看新闻专访,而陪同某个自己日思夜想都想药死的家伙上医院缝针。

    爱德觉得,人脑子都扭曲成这样了,还差撞出来的一个包吗?

    实际上恩维本人似乎也不觉得脑袋上肿个包咋了,因为一等爱德黑着脸跟他一起走出研究所、坐在诊室门口,他就迅速停止了刚才一系列的撒泼生气,捂着后脑勺时不时向怒气值临界点的爱德投以胜利挑衅的微笑。

    “别生气嘛,我们难得有机会多聊聊嘛~”

    “为了你的生命安全,我建议你闭嘴。”爱德斩钉截铁地说。

    就在对方要冒着生命危险再度开口时,医生谢天谢地地将他叫了进去。爱德如释重负地赶紧起身,放飞自我地想往自动贩卖机那儿跑,结果没走上几步就在拐弯口和一人撞个正着。人没事,攻击力比较大的是对方手上被自己撞飞的两罐绿茶,其中一瓶甚至还砸在了爱德身上,一时间触感近似核弹。

    “啊啊不好意思,你没事吧?”

    本来遇到这种事,爱德本能就是朝着对面张口开骂的,结果对方那么客气,爱德反而不好意思嚣张了。少爷于是嘟囔着“没关系”,倾身替对方将饮料拾了起来,抬头就对上对方爽朗明亮的笑容来。

    “谢谢你。”

    对方笑容可掬地眯起来绿油油的眼睛,顺手推了推眼镜。爱德眨眨眼睛,心想还真没见过戴眼镜留络腮胡还那么帅的,礼貌打打招呼好像也没什么损失。不料,反射弧处理情商信息的时间超长,对方似乎已然认为NPC小事件已经结束了,还没等爱德开口,他就低下头歉意地笑了笑,便侧过身往爱德身后走去。

    “罗伊,医生怎么说?”对方说着将手上一罐绿茶扔了过去。

    “还要接着敷药。”熟悉的声音。

    爱德顿时站在原地动不了了。

    他突然想起来那家伙的名是叫罗伊。

    TBC

    第九章

    这就有点尴尬了。

    至于为什么尴尬,真说起来理由也十分复杂。

    对方似乎是马斯坦古认识的人。也就是说一旦此刻他们互相介绍认识,就意味着他们二人的关系被动地拉深了一层,而这——至少在表面上——是有悖于爱德的意愿的。

    现在承认也好、傲娇也罢,在马斯坦古消失的一个星期里,他每天看着新闻联播控制不住地发笑,情商低如爱德华也越发确认了自己在意马斯坦古的心情,但同时亦越发深刻地感受到一个事实:马斯坦古并不需要自己。

    自己只是恰好钻了对方最脆弱一刻的空子,那个位置可以被任何人代替。自己,从某种意义上,也许也不需要马斯坦古。

    这个事实有那么一瞬间是如此让人心痛,但好在也只是一瞬间而已。

    爱德关了电视就忘得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