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炼焰钢]如何让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_分节阅读_50

      “我要点最贵的雪花牛肉串。”马斯坦古笑得眯起了眼睛。

    “十串。”爱德赌气道。

    然而事实证明马斯坦古居然似乎真的猜对了——又一项“罗伊邪术”的大成功——因为又一个小时后,就有乘务人员挤挤挨挨地走了过来。那一脸早衰的小伙子一副习以为常又不耐烦的样子,沙哑着嗓子吆喝广大群众先跟着他下车、一起沿着轨道走到最近的站台。爱德华目瞪口呆地看着乘客们抱怨着收拾随身用品、排起队列以此跳下车,心想活了那么多年用得最多的交通工具就是地铁,可直接碰上这种事还真是第一次,看来今日出门是诸事不宜。

    “……竟然真的碰上了这种是!?”爱德合不拢嘴,“为什么真的会有人跳轨啊?”

    “你要感谢他不是周一早上跳的轨。”马斯坦古说。

    马斯坦古先下的车。隧道里寒风穿梭、冰冷刺骨,漫长无尽的黑暗里有星点黄色的顶灯断续地照亮着前进的路途。马斯坦古手插进衣袋、转过身看着爱德华。他的身影就是如此镶嵌在暖色调的灯火之中,面容浸没在阴影下散落着星点光斑,神情却是前所未有的淡漠。

    这未免也太突然了,爱德皱着眉头回想。几分钟前他还在和自己说说笑笑、流露出的笑容温柔甚至真诚,几分钟后却已经不再是爱德熟悉的面孔。

    可是他隐约记得,他确实见到过这个表情。那是自己从酒吧里出来后,马斯坦古任由哈勃克费劲地拉着上蹿下跳的爱德、自己靠在车旁冷冷注视着远方风雪飘零时的表情。

    记忆远非清晰,伤感难以释怀。

    “要死可以啊,”爱德故意模仿着对方冷漠的口气,说出来的话却是热气腾腾的。他皱着眉头跟着马斯坦古后面下车,一跃就跳进了隧道漫长的黑暗里,“为什么偏偏要死在这种地方?不是瞧不起自杀的人——毕竟这是个人选择,我也不相信有可供堕落的地狱、可供飞升的天堂——但在公共交通自杀未免太给人添麻烦了。”

    这个时候,方才还一脸冷漠的马斯坦古突然流露出了比之前的生硬更加复杂难解的神情。他微微皱起眉,疲倦的目光遥望着黑暗中铁轨的尽头。爱德惊讶地睁大眼睛,像是目睹了一堵看似坚硬的冰面突然豁裂开一道罅隙、隐隐透露出单薄的冰层和其下翻卷的流水。

    他轻声说,“深思熟虑后选择的死亡确实无可厚非,但绝大多数情况的自杀都是非理性的。那更像是被关在漆黑的房间里急得团团转找不到门,然后只能从眼前唯一的出口逃离而已。”

    这话如此突兀,在这样的情况下说出口甚至有些粗鲁。但当马斯坦古转过身、跟着乘客的队伍向前走时,他脖子露出的后颈看起来又是那么脆弱且苍白,以至于有那么一瞬间爱德华什么都无法再多想、全心全意地只希望自己可以拥抱他——隧道里那么黑一定不会有人看见,隧道里那么冷也许能更温暖一点。

    但他终于并没有那么做,也许是因为对场合的顾及,也许是因为某一道确实存在着、而一个拥抱却又远远无法解决的门槛。爱德只是低着头默默戴回了皮X丘耳机、小心翼翼踩着自己不能欣赏的旋律沿着黑漆漆的轨道往前方的队列走去,直到马斯坦古无言地伸出胳膊、搂住爱德的肩膀。

    “干嘛……?”少年闷闷地说。

    对方低声说了些什么,声音尽数淹没在铺天盖地的小夜曲里。爱德耳机一拔。

    “你说啥?”

    闻言,对方脸上的神情慢慢褪去了。他摇摇头,换上了爱德熟悉的无奈且戏谑,揽住爱德肩膀的手却愈发收紧了。

    “我说,”他眨眨眼睛,突然笑了出来,“黑漆漆的,怕你走丢。”

    “你特么说谁矮到看不见!?”

    小夜曲此起彼伏。

    TBC

    第十七章

    等爱德钻出伸手不见五指的隧道时,天已经差不多黑了,仿佛是费尽心机从一处黑暗里走出、又紧接着陷入另一处,叫人心生厌烦。算算时间,估摸《白雪公主与大灰狼之爱情爱情我等你——3D版》后接下来的那场电影也已快至尾声,这下即使马斯坦古愿意临时启用约会待遇当场叫辆专车载着二人飞奔到影院去,怕也是只能看到门卫大爷关门扫地的画面——仔细想想,这幅场景兴许也不见得比那部洗钱番无聊到哪里去。

    简而言之,对于错过那部神作并浪费了两张电影票一事,此前还在车厢里围绕着电影的制作和排档进行过热烈讨论的爱德华.艾利克与罗伊.马斯坦古不约而同地表现出了超然的平静与淡然,甚至多少还为这一个半小时是浪费在地铁里而不是影院里稍稍松了口气。唯一叫爱德不爽的,是他在隧道里从马斯坦古那里了解到订了的票即使没去、还是算作票房的真相。对此他差不多生了告知自己这一切的马斯坦古整整20分钟的闷气——毕竟对方已经是他可以感知到最具体的发怒对象了。

    “凭什么?”爱德华踩着铁轨愤愤不平地说,“这特么不是霸王条款吗?我都不去看了,居然只是订都还是算进去!”

    “说了不是靠票房洗钱的。”马斯坦古哭笑不得,“哪怕排座为零——我怀疑就是零——目的也会达到。”

    爱德华偏过头,立刻用看狗屎的表情瞪了马斯坦古一眼,仿佛眼前那个再三否定自己看法并对某些细节有着莫名知根知底的男人就是参与了某场肮脏阴谋的当事人。对此嫌疑人一经意识,便立刻露出了嫌弃的神情,并当即委婉地表达了即使自己要靠拍烂片洗钱,也绝不会参与这种狗屁项目的坚定决心。

    “呵,”爱德嗤之以鼻,“明明是你选的电影。

    “这锅不接,”马斯坦古赶紧做出投降状,“是你接二连三否定了《五十度红》、《爱因斯坦最后的日子》和《非洲的呼唤》。”

    “是你说想看女主演的硅胶大胸有多假的!”

    “是你说想看大灰狼的CG效果有多傻的。”

    “那你要拍啥?”

    马斯坦古认真地思索了一下。

    “《HappyOakFriends》120分钟剧场版。”马斯坦古正色道,“我要看里面的花栗鼠以5分钟一次的频率死上24次来报复社会。”

    “那算什么报复社会的?”爱德一脸鄙视,“我们办公室午休吃饭的时候天天看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