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炼焰钢]如何让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_分节阅读_52

      他俯下身,目光无所畏惧地直视爱德瞪大的眼睛。

    然后他当着少年的面垂下眼帘,在他甜筒的边缘轻轻吮了一口。

    爱德的气都没上来。

    此刻,少年的体感好似被人当头一棍,一棍将一枚长钉从天灵盖直刺到脚心固定,浑身上下动弹不得,只能像魔怔一样干瞪着眼睛,看着对方兀自直起身、放开他的手腕,然后得意洋洋地舔舔嘴唇。爱德华怀疑自己在做梦。

    “怎么那么淡。”

    他扬起下巴故作姿态地啧了一下,样子极其可恶。可是爱德还是傻不溜秋地盯着他舌尖扫过唇瓣的模样看得目不转睛,过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几秒的呆样是何等得屈辱,以至于不得不赶快做出气急败坏的模样来加以匆匆掩饰。

    “大老爷们口牙那么甜,真是娘炮。”爱德磨着牙,“当心蛀得满口假牙。”

    “可惜。”对方厚颜无耻眯着眼睛露出笑意,活像逮到小鸡仔的狐狸。

    少年七窍生烟。

    可惜什么?!

    答案尚未知晓,二人就已不知不觉走到了路口。豁然开朗的夜景里,眼前居然就是那座月底开放的科技博物馆了。建筑早已摆设完毕、静候嘉宾,构造硕大光润,在星火点缀的夜色里好似下一秒就会振翅飞舞的胖蝴蝶。马斯坦古默默驻足看蝴蝶一会儿,又低头看了看正在解决最后几口甜筒的爱德华,沉思片刻,冷不烦就扔出了一句不明所以的句子。

    “爱德,”他突然说,“你带工作证了吗?”

    接下来发生的事就极有戏剧性了。爱德华一向自诩不是什么遵纪守法、循规蹈矩的道德标兵,因此一听到马斯坦古提出的诡计,便不假思索地给予了肯定的回答。二人说到便立刻着手。他们站在寒风呼啸的街角上顾不上拉紧衣角,便手忙脚乱地把那袋子啤酒塞进了爱德华的背包里(超大容量帆布包,看起来几乎可以将爱德本人塞进去,在爱德准备带出来时遭到了网友们的海量嫌弃),并掏出了他俩随身携带的工作证(“……你居然真的是CNN主播啊?”“你不是早就知道了么。”“不……不亲眼看到,果然还是无法相信你这种家伙……”“我可是有律师的哦,建议你不要再说下去了。”),理了理发型和着装(爱德忍不住多看了罗伊几眼),正襟地往博物馆走去了。

    结果当然是顺利的。虽然爱德本人在此除了张研究所工作证外没有任何贡献可言,但他俩当中至少还有一个人是凭借着自己装模作样的本事吃饭的,要罗伊摆出一副背负历史重任、当仁不让的作态,简直跟要爱德华当场写出弦理论公式一样简单。孤零零看守着还没开馆的门卫本来就百无聊赖心灵空虚,一看到马斯坦古一副忧国忧民、迫不得已的模样内心就折服了将近60%,剩余的40%更是瞬间被两张真实无误的工作证击得灰飞烟灭,以至于在接下来若干小时里,门卫不仅大方地开放了馆内绝大部分的楼层,他甚至比爱德罗伊本人更加坚信他俩来专访前进行预备考察的。

    爱德也才是第二次来,他一踏进博物馆的瞬间,整个人都跟着一点点放出光明的顶灯缓缓点亮。

    上次来的时候这里还装修得电钻声隆隆作响,爱德和实验室的同事赶着给他们建模忙得手脚并用、连给自己捂耳朵的功夫都没有,期间的对话差不多是通过对吼的方式进行的,博物馆带来的趣味还赶不上嗓子痛来得印象深。这一次突然可以尽情地看一看这传说中的科技博物馆,爱德兴奋得东张西望,两眼闪闪发光。一时间,刚才还让他魂不守舍的男主角退居其后,仿佛摆在墙上、地上、桌上、实验台上的图纸、仪器、模型才是他魂牵梦萦的梦中情人。

    他在展馆里沿着玻璃橱窗和曲折走廊一点一点攀走,瞪大眼睛探着细小的身板竭力向展品看去像是被领到圣诞节礼品橱窗前的小孩子。他双手拽牢衣角、动作紧绷如弓矢,像是为自己踮起脚尖的动作发力,又像在努力克制着自己不要伸手去触摸。少年的视线如水银般滑动,像是吸纳着标注的每一个文字和每一道符号,并时不时地低声嘟囔、发出沉思的闷哼、流露出会意的微笑、或是一瞬间闪过狡黠而自信的轻笑。事实上这次轮到马斯坦古有些惊讶了。他眨眨眼睛,没想到意料中的geek居然可以比想象中更geek。然而当他看见爱德因喜悦和兴奋熠熠闪光的眼睛时,他那有几分紧绷的心突然也松了下来,像是被那转瞬即逝的笑容拧开了某颗常年生锈的螺丝。罗伊暗自思量,也许科研宅还真的挺有意思的,也许爱德华还真的挺可爱的。想想他仰头看着墙上的一张张图纸和一幅幅画像的模样,纤长的睫毛投落下小扇子似的影子,橘黄色的灯光倒映在少年金灿灿的眼睛里,像是汇聚了方才夜色下所有的星辰。

    “这就是大名鼎鼎的施温格,”爱德指着一幅画像,冲着罗伊大声地说,“了不起的朱利安.施温格,独一无二的天才。你知道吗!”

    马斯坦古偏过头,与画像里略带阴鸷的双目对视了半刻,随后老老实实地摇摇头。

    “抱歉,”他说,“我不太熟悉他。”

    这下爱德可毛了。他气鼓鼓地站在画像下怒视着马斯坦古,磨着牙齿捏着拳头的模样,像是一时间搜肠刮肚找不出足够有力到可以控诉这桩大罪的斥辞。他于是手舞足蹈地冲着罗伊七零八落地解释了起来,飞快的语速和断弦的信息像是他恨不能在片刻间把自家爱豆说不尽的好处都塞进有限的时间里。

    “怎么可能会有人不知道他呢!?量子电动力你总知道吧?这你总知道吧!”

    “稍微……”

    “这不就行了!你还想怎样呢,知道量子电动力、知道‘重整化’、知道兰姆位移和电子反常磁距,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施温格呢!?”

    炸毛的爱德华激动得跳脚,像是不知道怎么安放此刻炸开锅的焦躁,手舞足蹈的模样看起来像是尖叫猫咪,分分钟就要跳起来挠破自己的脚踝。罗伊无奈,只得老老实实地摊开手,“很遗憾,我只听说过量子电动力,你后面提到的几样我可都……”

    “什么??你是文盲吗?”少年一副听到骇世惊闻的模样,痛心疾首地捂住了自己的脖子像是被人往锁骨上捅了一刀,罗伊简直不忍心道出真相。

    “……大概吧。”他说。

    爱德华惊诧莫已。

    “不知道‘重整化’,不知道兰姆位移和电子反常磁距,不、不知道施温格,”爱德夸张地冲着罗伊比了个手势,吓得口舌打结,“这该怎么在地球上生存,嗯?怎么心安理得地使用日常生活中的一切?你平时走在路上如果不思考施温格,那都还能思考些什么呢?你说啊!你想了些什么,你都读了些什么?”马斯坦古情不自禁咬了咬下唇忍住笑意,爱德瞪大眼睛,“你说啊,你大学读的是什么啊!”

    马斯坦古伸手抹了一下自己的下唇,像是要努力擦去脸上快满溢出来的笑意。他抬眼,只见爱德华不依不饶的目光仍旧紧随着自己,然后终于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我读的是新闻和数学,前者是工作,后者是爱好。”他笑着伸手按了按自己的鼻梁骨,爱德惊讶地眨了眨眼睛,“可惜数学没有诺奖,此生不能与你并驾齐驱。”

    爱德惊呆了。

    “你数学很好吗?”他赶紧追问。

    “没有你的专业娴熟。”

    “但你说那是你的爱好。”

    “对,你知道的,数学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它只是存在在那里,”罗伊笑着眯起了眼睛,“自始至终鲜少奢求荣耀、从不求助他人,孤身一人,却可以构筑自己的王国——一个孤独的理想主义者。”

    爱德突然不说话了,炯炯的目光一时间也褪去了逼人的模样。可他还是站在那里,灯光投落下他小扇子似的睫毛,仰着脸无所畏惧又全神贯注地凝视着罗伊.马斯坦古。罗伊一刹那联想到了少年误食的夜晚,可是现在的神情是比当时的症状愈加专注而坚定的眼神。有那么一刹那罗伊简直想向后躲闪,唯恐少年会突然大声喊或扑上来。

    可是爱德华没有那么做。他背对着顶灯晕黄的灯光眉眼炯炯有神,但面容却沉静了下来,嘴角流露出难以名状的柔和。他看着爱德华开口,他听着爱德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