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炼焰钢]如何让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_分节阅读_64

      “啊啊啊啊机关单位里不能抽,现在在家也不能抽,在外面偶尔点一支你就放过我吧。”眼镜男痛苦地抱起脑袋。

    “为啥在家不能抽?”爱德好奇地说。

    不料马斯坦古那傻逼竟然再次无视他。他一本正经地看了修斯一眼,然后又瞥了一眼爱德,之后便突然笑了一声。

    他说,“你自己在中学的时候还振振有词地说,烟是慢性杀器,死都不碰的。结果呢?”

    “你中学的时候也是振振有词地说过,爱情是可遇不可求的,要百般珍惜。”修斯立刻说,“结果呢?”

    闻言爱德,心脏立刻揪了起来。什么结果呢??爱德紧张地伸出手,抓起一把薯条往嘴里塞去。

    “怎么了?”马斯坦古面不改色心不跳,“我现在的私人生活可是节操值满满。”

    爱德差点把薯条喷出来。拉倒吧,少年忿忿地想,明明之前还在跟人妻、而且是自己上司的人妻搞在一起哦!

    修斯显然也完全不信,他一脸恶意地笑道,“你现在不是在跟小火苗同居么?什么时候带回来给大家看看嘛。”

    啥??同居?小火苗?

    爱德瞪出来了,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马斯坦古。什么时候同的居?还有“小火苗”这亲密的绰号是怎么回事?同、同居女友吗?!

    不料马斯坦古却完全没有表露出任何羞耻或不安的神情,而是淡定地翻了个白,就自顾自拿起来酒杯,“怎么可能。她上飞机的话,会被围观的。”

    同居女友还疑似是公众人物?爱德目瞪口呆。会被围观的话……莫非是什么大明星?

    修斯看起来似乎早有耳闻,彻头彻尾没有表露出任何惊愕的样子。相反地,他只是笑着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然后捏了捏自己的鼻梁。

    “这不是很好么?也算是实现你从小的梦想啦。中学起你就有这念想了吧?”

    我靠还是年少就有的梦中情人??这战斗力可以啊。

    就在少年方寸大乱的时候,爱德突然想起了什么。

    “你俩原来是中学同学??”爱德一边大惊小怪地回忆着自己之前反驳恩维的话,心中高呼自己乃神人也。不料接下来的话居然还有更神的。

    “初中加高中。”修斯笑着说。

    “我的天,那么多年??”

    爱德瞪大眼睛看了看马斯,又看了看罗伊。只见后者微妙地侧过脸,有意让自己的神情淹没在了餐厅灯光投落的阴影后。爱德不由地攥紧了手上的餐巾。

    “对,一直是同学跟最好的朋友。”修斯像是没察觉另两个人的变化,自顾自举起勺子、眯起了绿色的眼睛,“也可以说是各种机缘巧合把,那个时候我俩住得也很近。自从……克里斯夫人跟你什么时候搬来的来着?”

    马斯坦古不动声色地呡了口酒,“小学毕业之后搬到伯克利的,当时他就住我家对面。”他看着爱德华,用酒杯懒洋洋地指了指修斯。

    “爱德你别看他现在一副很受欢迎的样子,”修斯凑上前,“他刚过来的时候,我是跟当时的小伙伴打赌赌输了才去勾搭他的。成天沉着张脸不说话也不笑,就知道蹲在角落看书,还戴着一副土到掉渣的黑框眼镜,讨人嫌得不得了——当时哪知道会和这家伙相识到今天啊。”

    爱德不可置信地咀嚼着薯条,“你近视?”

    修斯笑起来,“咱这重点错了吧?”

    马斯坦古闻言,给自己的基友投去了略带嫌弃的一瞥,然后说,“看书时才戴。”说罢,他像是感到自己没回应完似的向后倾了倾身,手指把玩起叉子来,“而且那时候怪不得我,我当时心情差得要死,还一直以为克里斯把我带到伯克利,是要把我卖给自家酒吧里的那个基佬恋童癖——我现在还是觉得,她确实有过这样的想法,只是之后不明何故地放弃了。”

    爱德差点咬到自己舌头。

    “克里斯夫人那么疼你,知道你一直那么想可得伤心。”修斯用勺子指了指马斯坦古。

    而马斯坦古只是无所谓地耸耸肩,“她才不会。”

    “克里斯夫人谁啊?”爱德忍不住插嘴,说着叼住了手上的叉子。

    修斯闻言抿了抿嘴,歪过脑袋看了一眼马斯坦古。而马斯坦古倒是淡然自若,很平淡地把自己盘子里的胡萝卜片拨进了马斯的碟子、并不动声色地往爱德的盘子里拨了一只虾。

    爱德飞快地叉住了虾,往塞满的嘴里送去。

    “我养母,”他说,“自称是我远亲,但经常说混到底是我哪边的远亲。在我孤儿院第四年的时候来接我,似乎从事过贩卖私酒及花花姑娘的不正规生营并攒了不少钱,现在在我也不知道哪里的地方过着花天酒地包养小白脸的逍遥生活。”

    爱德笑得捂住嘴、以阻止一嘴的吃食别喷出来,心中却泛起一阵难以言喻的潮水,一时间不知怎么形容。

    然而似乎笑也没什么关系,至少当下有这样反应的不止爱德华一人,一旁的修斯听见也笑着扶住了额头。

    “胡说八道,你明知道她每年都会去你在伯克利的旧居过冬的,你应该去看看她的嘛——”修斯说着停了停,然后慢慢伸手往随身带来的包里掏去,脸上流露出一丝略带得意的笑容,“明年年初就可以啊。”

    说罢,他从包里拿出两张飞机票,扔在了餐桌的正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