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炼焰钢]如何让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_分节阅读_82

      罗伊睁大眼睛看着爱德华,什么都说不出来。而爱德只是冷笑了一声,抱着胳膊越说越来劲。

    “我特么没心思跟你讲什么道理,那么大人了,该知道的道理心里都有数。”爱德咬牙切齿,“但是你说什么‘修斯属于别人之后,你就不知道以后的时间从哪里开始’?你个傻逼是在逗我吗?你那么说,人家千里迢迢赶过来给到底是给哪个智障当老妈子?我要是马斯.修斯知道你这样说,在你昨天喊疼的时候就不该给你拍肩喊护士,就该给你特么一把掐死,省得你这个狼心狗肺的傻逼玩意儿到处给爸爸我添乱!”

    “额……?”

    “莉莎.霍克爱也特么给你收拾好几年了吧?没她,就你那德行后台再硬也要给炒鱿鱼好吗。她敢情是隐形的??简.哈勃克,我昨天才知道你家灯泡都是他给换的,我靠他也是隐形的??”

    “我会换电灯泡,就是总也不亮而已。”罗伊见缝插针地抗议道。

    “去你妈的,不亮也叫灯泡?阿尔教了我几次后,连我都会装了好吗!”爱德华指着他,气得脸都憋红了,“你就是智障。什么破碎不破碎的?就特么是智障!别人对你的好都看不到!”

    “爱德爱德,”罗伊竭力安抚对方的情绪,“声音轻一点,现在天还蒙蒙亮,你这是要召来查房阿姨。”

    “你管我!”

    爱德说着,缩起胳膊捂住了自己的脸。方才还在破口大骂的少年突然当着罗伊的面缩成了一小团,男人惊讶地看着他掩面蹲在椅子上还是像一只小橘子猫。

    “罗伊.马斯坦古,”少年略带嘶哑的声音从他捂住脸的指缝里传了出来,罗伊手忙脚乱地伸手去安抚他差点打翻床桌上的水缸,却竟然没被推开。指骨按在少年的肩膀上,像是试图平息他不住的颤栗。爱德磨着牙说道:

    “你任性、你智障、你虚伪、你智障、你薄情、你智障、你刻薄、你智障、你智障、你智障。”少年的声音从牙缝里挤出来,千回百转到空气中却软绵绵得像猫儿上身的爪子,爱德说,“你自己作死拉仇恨,到头来对你好的人你却都不惦记,还成天说自己只是一个人。你落到今天的地步可真是活该!”

    “我活该。”罗伊无奈地拍着少年的肩膀。

    “可是尽管如此……”

    声音的后半截消失了,爱德从缩成球的身体里抬起脸,头发乱七八糟地黏在他的脸上。那一刻罗伊惊讶地发现少年的颤抖不是因为愤怒,而是因为眼眶里的泪痕。

    “尽管如此……我还是觉得,你能活下来真是太好了。”

    世界逐渐苏醒了过来,惺忪的眉眼尚未绽放出夺目的朝晖,早鸟细碎的鸣叫却开始隐约可闻,从窗外遥远的天际婉转传来。白墙上的光影不知不觉间变了颜色,逐渐从莹莹的浅蓝转变成柔和的粉色,冬日空气的甘洌透过窗帘的罅隙洒满房间。沉寂延长许久,像是他们都在凝神注意着眼下瞬息万变的万事万物,等待着它们从一夜的梦靥里醒来。

    罗伊垂下眼,只见爱德华慢慢松开了刚才攥成拳的手。他先看到的是他雪白的皓腕,青色的血脉纵横在细瘦的手骨上看起来坚强又脆弱。少年手指细长,突出的关节因常年操弄仪器和纸笔覆着薄薄的茧,可他展开的掌心是柔软而平静的,一只被捏得皱巴巴的白色烟盒落在中央,当中满当当地塞着十几只支烟。

    “是吸了还是扔了,你自己来决定吧。”爱德泛红的眼帘微微颤抖,喉结在脖子上轻轻滑动。少年沙哑地说,“但是不要再继续藏着了……为了你自己。”

    罗伊无言地阖上了他的眼睛。

    万籁静寂无声,唯有鸟鸣在远处时隐时现。而爱德什么也没有再说,他一言不发地注视着对方,看着朝晖从身后的窗帘里透出,在罗伊略显憔悴的脸上落下细碎的淡粉色光斑。爱德华知道,自己从来没像此刻等待罗伊那样那么耐心地等待过谁,也从没有像等罗伊给自己的那个答案一样等过谁那么久。

    然后,他默默地睁开眼。罗伊侧过视线,从爱德的手上取过那盒烟。他没有握进手心、没有哭泣或再次停顿太久,罗伊举起烟盒盯视了片刻,便抽出一根烟卷放在光斑下缓缓旋转着自己看了起来。爱德看着他那只手背上还贴着点滴条的左手慢慢地抚过烟卷的每一个角度,像是试图通过这一小条纸卷来回顾自己因孤独和痛苦而漫长曲折的过去、来寻求自己因未知和陌生而更加漫长的未来。

    “为了我自己。”他把烟卷扔进了面前的水缸里。

    爱德一下子睁大了眼睛。

    他错愕地转过视线,眼睁睁地看着白色的烟卷漂浮在透明的水面上打转,随之被水慢慢浸透、呈现出浅浅的黄,然后烟卷徐徐沉入水底,像一艘被透明冰川击落的船艇。而罗伊也默默地注视着爱德所看的地方,抬起头,他和爱德的视线一时间碰撞在了一起,少年不自觉地抿了抿嘴唇,他看着罗伊的手指又抽出了一支烟卷。

    “为了莉莎。”

    又一支。

    “为了简。”

    又一支。

    “为了……”罗伊闭了闭眼睛,声音有一丝难以察觉的颤抖,“为了一直在我身边,却被我一次次漠视、伤害的人。”

    他倒出一把,一支支投入了水缸里。

    然后,他再度拈起了一支。爱德看着罗伊无声的视线胶着在上方许久,无数他从未对自己倾吐过的言语都在此刻昭然若揭。随之烟卷被掷进了水中,清水缓缓浸没、吞噬。罗伊说,“为了马斯。”

    有什么长久以来的浓雾“啵”地一声绽开了一道口子,有巨大的洪流随之从那个破口汹涌而至。爱德觉得自己的心突然被什么给攥紧了,他不明所以,却急切地想要对罗伊说些什么。然而话未开口,罗伊却再度看向了他,这一次,他的目光盈满了柔和的笑容,伤痛里也不再有疲惫了。

    爱德一瞬间哑口无言。

    只见罗伊又抽出一支烟,垂下眼帘看了一眼,扔进了水里。

    “为了他聪慧美丽的妻子,我私下也非常喜欢的朋友,格蕾西亚。”

    烟盒里还剩两支烟卷,罗伊想了想,再度抽出一支。

    “为了我还没出生的教女。”罗伊轻声说着,将烟卷投入水池,“万一是男孩子,看马斯那傻逼怎么办。”

    爱德扑哧一声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