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炼焰钢]如何让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_分节阅读_83

      “最后一支。”

    掏空的烟盒掉落在了地上发出一声闷响。罗伊拈起那支烟卷,在柔和的光影中割裂出一小道白色。爱德眨眨眼,只见罗伊正戏谑地望着自己,眉眼里都是笑意。爱德毫无理由地想起了几个月前的那个夜晚,罗伊抱着他将他从酒吧里带出来,他们坐在阳台前喝着金色的酒液,他记得自己那个时候疯疯癫癫,那个时候窗台上停着一直蠢萌的乌鸦,那个时候罗伊的衣服上有一丝让人眷恋的松木香。此刻,罗伊微笑着,目光只看着自己。罗伊说,“最后一支,为了谁好?”

    语气阴阳怪气,爱德却抿紧了嘴角才忍住没有大笑。他故意鼓起腮帮子,大声道,“废话,当然是为了我啊!没有我大恩大量的悉心看护,你死了都没人知道!”

    “看护?”罗伊笑着挑起一边的眉毛,“你什么时候看护过我?”

    爱德一瞬间七窍生烟。

    “妈的我看了你这条狗命一天两夜!”爱德指着窗外,“前天晚上,外面黑得山都看不见的时候赶过来看望你,你居然反问我什么时候??”

    “抱歉,”罗伊笑着抿起嘴“据我醒来时所见,你为了提醒自己我输液时间设置的闹钟可是完全没把你叫醒,等我被吵醒时,血都逆流大半管了,你这还叫‘悉心看护’?”

    “你还是去死好了。”爱德故意板起脸,罗伊笑得更欢了。

    “这里能看到山啊?”

    少年撇撇嘴。

    “马斯说的,不知道是不是骗我。”

    罗伊说着,手指转着最后那支烟卷,“你把窗帘拉开看看呗。”

    “我靠你别差使我!”

    话是那么说,爱德还是一脸不情愿地转过身,一把将窗帘拉了开来。

    柔和的晨光一瞬间倾泻到了室内,像是开闸的洪水流灌四周,将淡柠檬色的光彩涂抹在了房间里原本阴冷的角角落落。晨间的清风拂面,可这些爱德华都顾不上了。他瞪大眼睛,发出了不自觉的惊叹声然后一把拉开窗。

    “真的!”爱德指着远处山脉起伏的轮廓,大惊小怪地喊了起来,“他没骗我啊?真的能看到山耶!”

    “房间里还有伤患呢,你快把窗关上。”罗伊笑着,也将目光投向远处。在蔚蓝天空的尽头,有白色的雪山从晨雾中透出,画出绵长的曲线。罗伊说,“这里能看到的,应该是喀斯卡特山脉吧。”

    “嗯?”

    爱德回过头,只见罗伊抬起手,轻快地把最后一支烟也扔进了水缸里。白色的烟卷极其小小的水花、发出咚的一声响,水面泛起阵阵涟漪。

    “为了爱德华。”罗伊轻声说。

    TBC

    第二十六章

    爱德捧着碗热气腾腾的玩意儿进来时正好和一双男女擦肩而过。彼时少年口中尚且叼着一叉子的肉圆,塑料叉浸出橙色的效果显然是塑料碗里那扎眼红油的功劳。女士大惊失色,手上的提包差点落进爱德华的碗里;男士没好多少,扶着女性踉跄着快步离开,时不时错愕地回头看一眼转身进门的爱德华。可爱德镇定自若,他堂而皇之地步入重伤患者的病房,嘴里啧啧有声,碗中香气四溢,而病房里的马斯坦古此刻竟然也正在回望着他——手上捏着份报纸,床桌上放着盘水果,病号服的领口露出一截锁骨,眉目十分没精打采、一百分秀色可餐。爱德咽下那颗肉丸,胸膛里心跳如擂难以按捺。

    好看好看真好看,爱德心中在屋顶上裸奔。哪天趁着夜深人静来偷袭他得了,生米煮成熟饭,那么好看的人就是我的啦。

    心里想得正好,对方的视线却落在了爱德手中的碗里。他挑着眉毛,神情莫名又滑稽,像是在无声地询问刚才那双落荒而逃的男女没能说出口的问题:你是怎么捧着这玩意儿一路走上来、还没被人拦住的?

    问题呼之欲出,罗伊却明智地选择了闭嘴。他举起报纸遮住脸,露出的眼睛却是满含笑意的,桌上的小瓷碟堆着苹果片切成的小花。

    爱德华咬了咬下唇才努力没笑出声来。

    “竟然有人来看望你,”少年扮了个鬼脸合上身后的门,“是老家的债主从乡下老妈那儿赶来看你生死的吗?”

    马斯坦古从报纸后抛来个媚眼,“人心所至而已。”

    哎哟卧槽。爱德吐吐舌头往他床边走去,俯身拖开椅子。

    “前女友和前男友结伴前来双双求复合?”

    爱德这话本来是想挖苦他,不料对方居然当即接下了话茬。罗伊的视线盯着报纸:“猜对一半。我们广播主任可是刺破天际的宇宙直男。”

    正打算搁上膝盖的餐盒在空中静止了,热气腾腾的红油悬而未落。少年愣了好几秒才彻底消化对方刚才抛来的信息,恍惚间他终于想起了这篇同人文最初两位男主角的设定,脑海中刚才那位女士落荒而逃的模样与当初她提着高跟鞋从酒吧盥洗室狂奔而去的背影迅速重合。爱德大惊失色。

    “卧槽??”

    心脏一瞬间跳到嗓子眼、又一下子降落到胃底,像是失修的跳楼机。他惊愕地望向罗伊,他多害怕对方满不在乎的表情。

    而他看到的是罗伊释然平静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