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要我当地主gl_分节阅读_104

      好在他看见那臂搁时,眼睛终于又亮了起来。

    若说最能体现雕刻这些作品的人的水平的物件,其实还属这件臂搁。因为笔筒上的是李成的画作,照着画作来雕刻,便少了体现自己的想法的空间。而这件臂搁上的画作确实雕刻者本人所画,也就是说,她的绘画水平以及雕刻技艺水平,皆能通过这件臂搁展现出来!

    正是看见了这件臂搁,刘绰的心中才生出了索取这些留青竹刻的心思。

    而庞县令怎么会让上司主动开口呢?于是一番马屁下来,他便主动提出了将这些物件赠予上司。

    刘绰这会儿也明白了他的用心,不过对方也不是要拿金钱或者贵重物品贿赂他,他不妨装个糊涂,将这些留青竹刻收下了。

    刘绰虽然没追问庞县令关于名为“录方”的艺人的更多消息,不过等他回去后,每日都看见这些留青竹刻,他的心又痒起来了——他仿佛可以预见,如此精致、欣赏价值高的留青,必定会代替旧有的留青雕,成为新的竹雕手法!

    他本不是个喜好竹雕之人,只不过艺术是相通的,他在竹雕上看见了书画,看见了艺术的创造性,同时竹子又象征着高洁,自古文人多爱竹,这些作品可谓是很合他的心意了。

    他想见一见这名叫“录方”的人,若是对方的学识、才华确实不错,他倒是可以跟对方交流一下。然而自己的身份又让他有些犹豫,毕竟他初来乍到就把时间浪费在这些事上,会不会有人认为他玩物丧志呢?

    左右见刘绰似乎有难题未解,便想替他解决烦恼。

    刘绰也没打算让底下的人帮他找人,而是闲聊的时候稍微提了一下“录方”这个留青竹刻艺人。

    手底下的人正好担心没机会亲近这位新知州呢,便发现此事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虽然他们也不知道那个叫“录方”的人是什么人,不过上司这么喜欢这个人的竹雕,那他们自然要想办法去办到的。

    可是等他们在竹雕行找了一圈,却找不到一件出自“录方”之手的作品,他们也难免有些生气:“我还不信我翻遍明州都找不到了!”

    很快,明州府衙正在收集一个叫“录方”的人的留青竹刻的消息很快便传到了竹雕行的人的耳中,他们有的人不甘放弃这样出名的机会,于是便假冒了“录方”,雕刻出一些留青雕,然后交给了府衙的人。

    府衙的人兴致冲冲地跑去刘绰面前邀功。

    刘绰本来因为公务繁忙而忘了此事,经人这么一提,他才又想起此事来。

    虽然他不是玩物丧志之人,不过既然底下的人都找到了“录方”的留青竹刻,那他就看一看吧!

    不过这一看,他的脸色便有些古怪了:“你们找不到也没关系,我也不会怪罪你们的。”

    左右很快便回过味来了——上峰这话分明就是在说,这不是真品!

    他们又急又气,他们还没见过“录方”的留青竹刻,哪里知道这是别人忽悠他们的?!

    虽然刘绰没怪他们,不过他们还是生气地抓那个假冒“录方”的人到衙门问罪。

    这事传出去后,别人更加好奇了:这录方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何知州想找到这人?

    _____

    唐枝从买菜的邻居街坊口里听了这事,心中一跳,别人不清楚“录方”是谁,可她却是知道的!

    她强压下心中的忐忑,等卖完了菜,便去了宋家找宋玉延。

    宋玉延送笋儿去读书后,笋儿往往早上出门去,晌午才能回来,故而唐枝来找宋玉延的时候,宋家只有一大一小俩姐妹在家。

    唐枝这会儿过来,正看见一个小萝卜头躺在宋玉延的怀里撒娇:“大哥,你最近都好辛苦的呢,可是家里没有纸了,我也不想让大哥为了买纸给我练字而劳累!”

    变着法想偷懒耍滑头,真不愧是饼儿呢!

    宋玉延脸上带着笑容,从容而自信:“没关系,大哥可以造纸,不用担心没有纸。”

    饼儿:“……”

    唐枝也数不清小萝卜头对上宋玉延这是几连败了,反正每次饼儿想偷懒,宋玉延总是能寻到法子治她的懒癌。

    看见唐枝来了,饼儿仿佛看见了救星,连忙道:“大哥,唐姐姐来寻你了,肯定是有要事相谈,我不打扰你们了,我先去帮你督促叶子姐姐读书画画!”

    说完,她就往唐家跑了——即使她走起路来还是一瘸一拐,可也丝毫影响不了她的速度。

    唐枝见宋玉延并没有追上去把饼儿抓回来,只是嘴角噙着笑,一副宠溺的模样。她知道,饼儿这一年多性格变得开朗多了,而且从以前的小貔貅也慢慢地学会了和别人分享,这都是这人身体力行,为弟弟妹妹所带来的正面影响。

    “宋大郎会造纸术还是会拿钱‘造’纸?”唐枝打趣地问。

    宋玉延笑道:“都会。”

    宋玉延会造竹纸,不过造纸的工序很复杂,也费时间,而她目前恰巧最缺的就是时间,所以她宁愿去买纸,也不自己造纸。

    至于为何不造纸去卖,因为她一个人造纸的效益太低了,眼下造纸的都是大作坊,往往动用十数人,耗时三四个月才能造出一批纸来。她一个人,懂技术又如何,没有人力,想要靠造纸为生,何其艰难。